米霍新闻网

www.hg0088.so - 振兴路上翻山头 乐清下山头村创新“村企共建”模式

2020-01-11 12:36:03

www.hg0088.so - 振兴路上翻山头 乐清下山头村创新“村企共建”模式

www.hg0088.so,“再过半个月左右,村里的农耕乐园、铁定溜溜乐园就要试营业了。”这几天,乐清市大荆镇下山头村很热闹,聊起村里的变化,村民方加定喜上眉梢。早在8年前,方加定曾带着家人去云南讨生计,如今,在家门口靠着土地租金、股份分红和工作薪资,夫妻俩年收入超过13万元,一家人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村里的变化,源于4年前该村创新“村企共建”模式,通过村党支部与乡贤企业结对共建、组织共商、项目共创、难题共解、服务共推、资源共享,村集体经济年收入从4年前的10万元增加到如今的206万元,村民家庭年收入从10万元增加到21万元。一个山区村庄,从无资源、无产业、无发展环境,走向村集体经济、村民收入和企业利润“三丰收”。

创新“三金”模式

破解发展之困

“金山头、银山头,嫁女不嫁下山头……”过去,下山头村在当地穷得叮当响。背靠雁荡山,却远离景区,靠山吃不到山,除了分散的土地,村里拿不出半点资源。

下山头村党支部书记高秀明想到了善做生意、头脑灵活的老书记——乡贤方玉友。村党支部牵头与方玉友的企业达成战略合作,打算用企业开发市场的方式,为村子发展打开思路。村民们兴奋的同时,困难也相伴而来。

原来,引入企业在村里投资项目,村集体想以土地入股,获得的收益人人有份,但一听土地要流转,很多村民迟疑了。几轮工作做下来,土地流转“卡壳”。随后,高秀明召集村干部和村民代表,大家围坐一起商议,他率先“发难”:“你们是不是穷怕了?”这话打在众人心头,整个屋子一下子热闹起来。

“我们就这么几分地,流转了,靠什么吃饭呀?”“投资有风险,和企业合作就一定能成功吗?”“老板亏了还有钱,我们亏了就啥也没了,本来种地管肚子,流转后这钱够吃多久啊?”……疑虑抛出,话题越聊越敞亮。

带着大家的要求,高秀明又坐到谈判桌上,向企业抛出两个条件:项目投资亏了,不能亏到老百姓的租金;项目增加投入,不能少了老百姓的分红。这么苛刻的条件,方玉友能同意吗?

“土地以30年流转期计算,按水田租金每亩1000元、旱地每亩240元,折合股金每亩水田3万元、每亩旱地7200元入股。具体流转费每隔5年逐渐递增10%。不仅如此,村集体经济合作社以土地入股的,不管日后企业追加多少投资,合作社都占股31%不变。”最后的谈判结果充分显示,方玉友就是奔着带乡亲致富来的。

赔了亏不着,赚了都是大家的。这样的好事,在村里迅速传开,此前的种种疑虑烟消云散。仅1年时间,全村800亩地100%完成流转。村民人人手持入股合同和土地租赁合同,土地流转有租金,项目盈利有分红,在家门口参与项目建设还有“薪金”,这样的“三金”收益,让大家的生活更有了盼头。

摆脱“三无”标签

破解路径之窘

前些年,下山头村在发展路上“折腾”了很久:2000年,村里跟风发展铸造产业,收入提高了,却污染了环境;2002年,村里又跟风筹建工业园,却因土地政策导致计划中止;2012年,村里借周边大建设契机,引入石材建材市场,结果审批没通过。

盲目投资,导致接连不断的损失,下山头人开始警醒:观念接不上天线,发展就跟不上大环境。大家达成了共识:“没有环境,我们就打造好环境;没有景色,我们就打造景色;没有文脉,我们就讲好故事。”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有头脑的人,在随后的外出考察中,方玉友与村民考察团在台湾的一个小村庄里得到了灵感。当地深度挖掘凤梨ip,一颗小小的凤梨支撑起了一个村相关产业的大发展。考察团在交流中立刻联想到了家乡的“仙草”——乐清北部的铁皮石斛,“何不试试种种草?”

拓展视野后,回村商议的“头脑风暴”也更激烈了,各种思维碰撞和大胆设想层出不穷,最后经过梳理,列出了项目清单,交给企业团队进行专业规划。2016年,下山头村联手方玉友的浙商回归企业——浙江聚优品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建起铁皮石斛田园综合体。

企业投资,村民种植,规范管理,铁皮石斛种植的绿色发展之路越走越宽,生态种植园区成了景观,关于“仙草”的故事也渐渐传播开来,周边访客纷至沓来,“三无村”标签终于撕掉了。

做“最有趣”村庄

破解持续之难

眼下,走在下山头村,“仙草”和“好日子”已成为村里的热词。

在聚优品石斛文化园铁皮石斛种植核心区,挑高的大棚内,2884棵高6米的杉木树干依次排开,形成一个立体石斛矩阵。“不像农业园,更像观光景点。”访客的轻声议论印证了村里新的发展方向,这也是村企联合党总支多番商讨的结果:一二三产融合。

如今,通过引进韩国团队,建立研发实验室,当地铁皮石斛产业不再停留在初加工阶段,而是转化为品类繁多并符合消费需求的化妆品、食品、饮料等产品,销售网络覆盖全国百余家连锁店。

探索没有止步于此。如今,村里又为自己找了个新目标——做中国“最有趣”的村庄。围绕文化旅游规划,村里的配套景观和体验式实体项目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走进项目建设核心区,溜溜乐园、石斛文化园、农耕乐园三大主题园区建设已接近尾声。“预计2020年元旦对外试营业,到时候游客可以在农耕乐园里种种地,到溜溜乐园里滑滑梯,去石斛文化园里品仙草,还可以上山采摘果品……”村民们主动描述起未来的场景。

“项目引来游客,村民也不能给村里丢人。”12月11日午后,下山头村村委会主任高宇带领党员群众挨家挨户忙活起美丽庭院建设。“‘村企共建’,不能光看着企业干得热火朝天,我们村民也要加把劲儿。”村民金先英边说边撸起了袖子,加入到志愿者服务队伍中。眼下,下山头村的发展势头恰似此景,热火朝天。

上一篇:卡帅被“上课”当晚与媒体告别,嘴里哼谭校长名曲

下一篇:时尚零售的全渠道取胜之道

热门新闻排行榜

合作专区